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资讯 >> 税务资讯 >> 企业 >> 正文

中国企业的税负究竟重不重?牢骚发完了,你该反省了

作者:杜智颖 整理2016-12-30 11:08来源:高顿打印订阅
[导读]2016年年末,人们最关心的话题除了北京等多地的雾霾蔼蔼,就是玻璃大王、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他说计划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做汽车玻璃。 他说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高35%。 他说企业在美国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所以在不少媒体的刻意解读下,曹德旺跑路了。 在回应跑路传闻时,曹德旺说:福耀的市场销路65%在中国,我跑出去干什么呢?但这不等于说不出去投资。因为你想变成全球公司,必须在国外投资。 不过,舆论并没有随着曹德旺的发声而终止。曹德旺事件的不断发酵,甚至引发了社会大众对一个名词的热烈讨论:死亡税率――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税率之重,接近

   2016年年末,人们最关心的话题除了北京等多地的雾霾蔼蔼,就是“玻璃大王”、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他说计划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做汽车玻璃。
 
  ——他说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高35%。
 
  ——他说企业在美国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
 
  所以在不少媒体的刻意解读下,“曹德旺跑路了”。
 
  在回应跑路传闻时,曹德旺说:“福耀的市场销路65%在中国,我跑出去干什么呢?但这不等于说不出去投资。因为你想变成全球公司,必须在国外投资。”
 
  不过,舆论并没有随着曹德旺的发声而终止。“曹德旺事件”的不断发酵,甚至引发了社会大众对一个名词的热烈讨论:“死亡税率――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税率之重,接近企业的‘死亡线’”,“我国长期实行重税主义的后果,就是经济动力和活力的下降”。归结起来,其核心要义就是:税负过重严重影响企业生存空间,是导致经济下行压力的主要原因。情况果真如此吗?这个言论触动了财税局、企业家、财务人的心,他们都在思考,“中国的税负真的重吗?”。
 
  原《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认为,“没有一个政府会觉得税负过高;也没有一个企业家会觉得税负很低。政府总觉得还有税负增加的空间,而企业家总觉得税收太高了,这是全世界普遍的规律。”
 
  “死亡税率”说法太片面
 
  日前,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就“死亡税率”问题发表了专题文章。文章指出,“大部分企业利润率都不到10%”与“30~40%的税费负担”并不存在绝对的相关性,而至于30~40%的“死亡税率”是“我国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这一结论,则是严重曲解和低估了导致经济下行压力的深层次原因。
 
  实际上,形成经济增速下滑的诱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体制因素,又有制度因素,也有市场环境变化的因素。但即便税负不变,企业在不同时期感受到的压力也不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分析说,经济上升周期,企业产能利用率高、利润丰厚,承受税负的能力就强。反之,经济下行周期,企业面临产能过剩、附加值降低、利润变薄,承受税负的能力下降。
 
  目前,中国企业面对的两大税种是增值税和所得税。近年来,中国一直维持17%增值税标准税率和13%的优惠税率,营改增(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后又增设11%和6%两档低税率。中国企业所得税率为25%,对高新技术企业等优惠税率为15%。
 
  李万甫介绍,2015年,全球征收增值税国家的增值税标准税率基本介于1.5%和27%之间。根据国际有关专业机构统计的征收增值税的115个国家,增值税标准税率平均约为15.7%,中国与多个国家并列第56位,处于中间水平。2015年,征收企业所得税国家的所得税标准税率基本介于9%和55%之间。根据国际有关专业机构统计的征收企业所得税的126个国家,所得税标准税率平均约为23.7%,中国位居第63位。
 
  就税负轻重问题,刘尚希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宏观税负并不算高。但因为税制不同,与美国相比,中国企业的税负要高一些。美国以家庭、个人缴税为主,企业缴税为辅。中国的税收主要向企业征收。税制差异与两国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有关。目前,中国企业“税负感”较高,是各种因素叠加的效果。
 
  我国实际税收情况
 
  事实上,近几年政府不断减税清费,中国企业需要缴纳的税收非但没有增加,反而不断降低。据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资料,增值税起征点由月销售额5000元(人民币,下同)分步提高至3万元,2016年惠及近3000万户纳税人;企业所得税减半征收标准由年应纳税所得额3万元提高至30万元,已覆盖所有小型微利企业。其中,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预计全年减税总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跟大企业相比,中小微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对于税负往往更为敏感,减税将提高其存活率和竞争力。2016年5月1日以来,实施营改增的建筑、房地产、金融、生活服务4大行业新办户数逐月稳步增加,累计增加53万。
 
  期间,税收收入增速也与经济增速基本吻合。2016年1到9月,中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00881亿元,同比增长6.6%。同期,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
 
  但经济大环境变了。外围经济形势欠佳,中国面临结构性失衡,经济循环不畅,是事实,而针对企业面对的困难,官方也一直在寻找对策。今年8月,国务院出台的《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提出,经过1~2年努力,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取得初步成效,3年左右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较为明显增强。
 
  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再次强调,降低企业税费负担。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企业为何感觉税负重?
 
  厦门厦芝科技工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光达表示,“在制造业中,增值税这个税种的确让我们感到有一定压力。因为制造业很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所以人力成本是很大的一块支出。比如其现在,每个月的员工工资大概在200万左右。但是因为这部分不能冲抵增值税,经过销售之后,还要再交200万的17%,也就是34万。此外还有教育附加税、城建税、印花税等等,这些税的成本大概是增值税的20%左右。”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天士力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也曾发表言论:“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减税降费,对我们企业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信号。现在企业各方面税负确实很重,2014年集团上市公司利润13亿元左右,各种税费加起来也是13亿元左右,很多费税并不合理,比如增值税的附加税费,当年天士力的附加税费达1亿元左右。”
 
  针对这些企业家的提出的问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专家表示,宏观看税负不高,但企业税感重,主要在于税收分布不均衡,有轻有重,造成有的企业痛感较明显;此外我国税制不完善,税基窄,传导到企业身上就可能感觉税负重。
 
  在全国政协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张连起委员看来,中国宏观税负总体合理,但结构上还有调整、完善的必要。直接税比重低,而间接税比重高,处于盈亏边缘和产业链低端的企业税负痛感强烈。
 
  如何给企业再减减负?
 
  针对以上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认为,当前政府减费比减税的空间更大。“为企业减负,应该更多地注意税外,比如各种部门的收费等隐性因素造成的综合成本。”
 
  “财政减收之时,正是全面规范收费、政府性基金管理难得的‘时间窗口’”。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建议,当前对提供普遍性公共服务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可以考虑调整或取消,同时应继续加大清理“红顶中介”收费的力度,推进使用者付费项目改革。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也提出了完善我国宏观税负的几点思考:
 
  一是推进清费立税进程。加大费改税力度,切实将适合税收形式征缴的收费项目、基金项目改为税收;在大力推进税制改革的进程中,适时将某些收费项目并入到税改方案中,统筹实施;在构建财税体制框架结构中,通过费改税,健全地方税体系,确保地方财源稳固。
 
  二是加大减税降负力度。在明晰政府事权和规范政府支出的前提下,控制政府规模膨胀,减少政府对社会资源的强制占有和使用的份额,着力把握好减税降负主基调,为刺激企业投资增长、增加居民收入水平以及扩大消费能力,预留空间。妥善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以及相互间资源占有和分配使用的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地位,为企业和市场松绑,为经济发展增添活力。
 
  三是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借营改增减税之机,进一步提高直接税比重,加快推进个人所得税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改革,积极研究房地产税立法,扩大企业所得税税基,规范税前扣除。通过税制改革,为政府实施精准调控预留空间。
 
  企业“税感”自救之策
 
  当然,税改之路不是一蹴而就的,从政策的制定、落地、实施再到最后让企业受惠,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聪明的企业家们是不是可以先行一步策划“自救方案”?
 
  1、提升技术能力,降低制造成本。
 
  在传统制造业中,科研技术总是占了企业成本的很大一部分,国外高新技术又贵又难以获取,如何降低这一部分制造成本?除了自主研发创新外,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这方面也有极大益处,通过投资并购进而掌握国外企业高精尖技术,进而慢慢降低这一部分的成本。
 
  2、重视产品创新研发,增强市场竞争力。
 
  大众的印象里,传统制造业代表着老旧。但旧瓶装新酒,未必不是一条良策。我们都知道“故宫淘宝”是这两年的网红,但有数据统计,北京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一年的营业额为10亿元!在这个数字的额背后,可想而知带活了多少文创产品制造厂商。因此,我们的传统制造业不能只想怎么制造,而要思考怎么卖。有了市场,盈利自然会上升。
 
  3、运筹帷幄,合理利用税收政策。
 
  在2016年5月正式实施的“营改增”中,让我们真正见识到了税收筹划的重要性,许多企业早在营改增实施的前一年就已经开始筹备和税收,而事实也证明,这样做大大减缓了新政冲击。而在制造业纷纷对税率头疼时,何不让我们的税务总监和CFO们为企业重新筹划搭建优秀的纳税策略?
 
  最后,笔者想提醒大家,我们看到了美国电价低、天然气便宜……但在美国,蓝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2倍多,这一部分的支出不容忽视。如何平衡这些成本,依然需要企业做详细的规划。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适合自己的才是**的。
 
  ▎本文系高顿原创作品,作者杜智颖,部分资料参考自国税局网站《“死亡税率”引发的税负问题思考》(李万甫);中国新闻网《财税专家:企业经营压力加大“死亡税负”说法太片面》;新华视点《中国税负究竟高不高?企业为何感觉税负重?》(韩洁、姚玉洁、高敬、李鲲),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处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高顿。
( 责编:kasim )
资讯论坛更多>>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