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资讯 >> 财会资讯 >> 国内 >> 正文

央行三连招防风险去杠杆

作者:张忱 整理2017-02-13 11:10来源:经济日报打印订阅
[导读]春节前后,央行先后调整了中期借贷便利(MLF)、常备借贷便利(SLF)、逆回购等多种政策操作利率,引发市场关注。业内专家认为,连续调整短端和长端利率之后,央行向市场融资的利率已全面提升,显示出更加注重松紧适度保持中性的政策意图,有利于调节好货币闸门,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利率走廊整体上移 相对于存贷款利率,逆回购、SLF、MLF操作利率并不为广大群众所了解。实际上,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这几种利率也逐渐成为重要的政策操作利率,主要针对货币、债券等金融市场领域,是央行调控的重要工具。 海通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姜超认为,通常意义上的加息、降

   春节前后,央行先后调整了中期借贷便利(MLF)、常备借贷便利(SLF)、逆回购等多种政策操作利率,引发市场关注。业内专家认为,连续调整短端和长端利率之后,央行向市场融资的利率已全面提升,显示出更加注重松紧适度保持中性的政策意图,有利于调节好货币闸门,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利率走廊整体上移

  相对于存贷款利率,逆回购、SLF、MLF操作利率并不为广大群众所了解。实际上,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这几种利率也逐渐成为重要的政策操作利率,主要针对货币、债券等金融市场领域,是央行调控的重要工具。

  海通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姜超认为,通常意义上的加息、降息都和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变化有关。但其实还有另一套官方利率,主要以回购招标利率为代表。其与存贷款利率的区别在于前者主要影响货币和债券市场,而后者主要影响贷款市场。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中国正处在新旧基准利率体系过渡进程中,旧的基准利率影响力日益下降,公开市场操作、MLF等流动性工具利率影响力日益上升。

  春节前央行上调了MLF利率,为上调中长端利率;节后上调逆回购和SLF利率,为上调短端利率,相当于央行全面调升了向市场融资的利率曲线。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短端和长端利率整体上浮之中,短端政策利率中期限最短的隔夜品种,也就是逆回购和SLF的隔夜利率,出现了“非对称”调整,隔夜逆回购利率上调10个基点,而隔夜的SLF利率上调达35个基点,利率波动区间变大。

  天风证券高级宏观分析师宋雪涛认为,本轮政策利率上调之后,隔夜期限的“实际利率走廊”变宽了25基点,说明央行对市场利率波动的容忍度在提高,货币市场利率波动性可能上升。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张晓慧近日撰文指出,2016年以来,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央行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一方面,持续在7天回购利率上进行操作,释放政策信号,探索构建利率走廊机制,发挥SLF作为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注意在一定区间内保持利率弹性,与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变化相匹配,发挥价格调节和引导作用。为增强利率传导效果,在通过MLF常态化提供流动性的同时,注意发挥其作为中期政策利率的功能。最新的实证检验显示,央行7天回购利率和MLF利率这两个主要的操作利率品种对国债利率和贷款利率的传导效应总体趋于上升。

  重在防风险

  政策利率整体上调之后,金融市场融资成本必然抬升,央行为何在此时连续释放政策信号?

  中信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此次政策利率上调,意在抑制资产泡沫和“去杠杆”。刘东亮表示,这是央行去年开始的强力去金融杠杆、控制金融系统性风险政策的进一步体现,央行对货币政策的定调正趋向于中性偏紧。

  有观点认为,本次调整考虑到了经济企稳,通胀中枢回升等因素,政策利率将会继续上调。客观上说,经济信号转暖确实为调整提供了时间窗口,但市场人士认为,纵观近期政策工具运用和监管办法调整,不难发现,随着货币政策重心已转向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调节好货币闸门、实施宏观审慎监管才是此次调整的主要意图。

  2014年四季度以来连续降息降准而带来的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已经改变,当前货币政策操作方向是稳健略偏紧的。这一点随着央行去年下半年以来在货币市场的一系列操作,越来越明确。

  姜超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抑制地产泡沫、防范金融风险和推进改革将是今年首要目标。央行也在逐步落实去杠杆、防控金融风险政策,自去年四季度以来,资金市场利率大幅走高,不断接近SLF利率上限。本次政策利率上调是短期经济稳定、通胀回升背景下,央行对于金融同业大幅扩张和天量信贷做出的去杠杆又一举措,与2013年监管非标扩张类似。

  上调难以持续

  利率走廊整体上移之后,下一步逆回购、SLF等政策利率是否会持续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是否会发生调整,更加引人关注。

  姜超表示,逆回购、SLF和MLF利率的提高,最终也会传导至贷款利率,叠加房地产调控政策趋严因素,仍将给经济带来下行压力。当前地产、汽车需求已趋回落,工业品库存已经开始回升,利率提升或加快经济下行,也意味着政策利率提升不可持续。

  诸建芳表示,我们认为央行在提高资金利率至一定水平后将停止上调。2017年CPI涨幅预计不会高,因为目前工业品价格已在相对高位,随着基数的走高,2017年下半年PPI将会出现持续回落,食品价格上行空间也有限,抑制通胀压力不大;同时,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可小觑,经济基本面不支持持续的、大力度的“加息”。

  虽然货币政策已经更加强调中性,但业内专家认为,现在还不能认为货币政策已经全面转向,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的概率较低。

  诸建芳表示,简单认为货币政策“全面转向”与积极财政政策存在冲突。如果货币政策全面收紧,一方面,财政政策很难实现其目标,因为流动性收紧不支持准财政的发力;另一方面,货币政策收紧将加大积极财政政策需要实施的力度。2016年6.7%的GDP增速里基建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年基建增长15.7%,如果货币政策进入加息周期,那么将抑制投资和消费,货币政策收紧也不利于基建投资高速增长。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认为,货币政策重心转向抑泡沫和防风险,预计今年MPA考核将获得更严格的执行。总体而言,虽然央行相关举措在引导金融市场利率上行,但中国经济增长仍面临一些不确定性,我们认为近期存贷款利率不会调整。

  ▎本文转载自经济日报,作者张忱,再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 责编:kasim )
资讯论坛更多>>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