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资讯 >> 财经资讯 >> 国际 >> 正文

巴黎恐怖袭击带给中国的战略机遇

2015-11-26 17:25来源:互联网打印订阅
[导读]当我听到巴黎恐怖袭击的消息后,按理说应该首先感到对巴黎人民的同情和对恐怖分子的痛恨。但是事实上,从现实政治利益的角度考虑。

  当我听到巴黎恐怖袭击的消息后,按理说应该首先感到对巴黎人民的同情和对恐怖分子的痛恨。但是事实上,从现实政治利益的角度考虑,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又要来了!

  回顾近半个世纪来的中美关系,美国完全是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与国际上各种政治势力的此消彼长,以现实政治利益的考量来对待我们。当年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势头强劲,在亚非拉各地四面出击,于是才有了尼克松的破冰之旅,才有了八十年代的和平典范工程,才出现了中美两强抱团取暖,共抗苏联的局面。

  等到九十年代初苏联一解体,俄罗斯变成了没牙的老虎对美国构不成威胁,美帝立马把脸一抹开始对咱横眉冷对,先是借口人权问题对咱们实行贸易制裁,然后又千方百计设置障碍阻挠咱们入世,中间因为萨达姆插了一杠子偶然对咱露了几天笑脸,等到中东局势稳定了,又开始调转枪口对中国张牙舞爪,先是98年台海危机派航母去给李登辉助阵,公然干涉中国内政;接着是99年美国公然轰炸驻南使馆引发大学生上街抗议,中美关系开始严重恶化;然后是01年中美撞机事件,美国不断在中国沿海对中国进行骚扰挑衅,试探中国的底线。

  随着在对华问题上比克林顿更为强硬的共和党的小布什的上台,可以预见,中美关系本来会在互相对抗的基础上越陷越深。没想到峰回路转,911的发生彻底打乱了美国人的部署。世贸中心的倒塌显然刺激了本就算不上精明的小布什那脆弱的神经,他就像一头被红布激怒的公牛,接连攻打了阿富汗和伊拉克,而忘记了他的前辈当年在越南的教训。此后十多年间,美国深陷在这两个战争泥潭,七千多美国青年葬身异域,因伤致残者是这个数字的数倍,战争费用更是高达上万亿美元。可以说,这两场战争,既耗干了美国的鲜血,更榨干了美国的荷包,让小布什吹嘘的美国可以在跟中俄两个大国对抗的同时再打赢两场中等规模的战争的狂言成为笑谈。

  如果说攻打阿富汗还有一定的合理性,只是因为美军没有及时撤出才陷入泥潭的话,那攻打伊拉克就完全莫名其妙了。不但传说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找到,小布什还挖空心思的想把萨达姆和基地组织扯上关系,简直滑稽之极。在中东,萨达姆之流的独裁者一直是抵御伊斯兰极端组织的防波堤,他被干掉后,伊斯兰极端势力立刻渗入了原本世俗化程度极高的伊拉克,原本安定的伊拉克顿时变成了整个中东战乱动荡的根源。

  美军原以为跟他们对抗的会是伊拉克的正规军队,所以一占领伊拉克全境,小布什就迫不及待的在航母上宣布战争已经结束,而今再看这话已经成了笑话。然后又把前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统统当成反美分子赶出新组建的伊拉克军队,让一帮刚从海外归来的书生去对付恐怖分子。结果最终发现跟美军对抗的根本就不是前萨达姆政权的官员,而是从境外源源不断涌入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来自世界各地的圣战者都将伊拉克当成了给美军放血的大好舞台。而美军就被陷入这个无物之阵中,同影子敌人打的无休无止。

  好不容易熬到本拉登战死,基地组织开始日渐式微,伊拉克的局势开始逐渐稳定,塔利班也逐渐成了昨日黄花,变得日益消停,却不料天不遂人愿,老一辈恐怖分子开始老了,然而巴塔和伊斯兰国等新一辈极端分子却开始异军突起,而且比自己的前辈们更加激进,更加残忍。尤其是借着阿拉伯之春东风趁机崛起的伊斯兰国,虽然在叙利亚在伊朗和真主党精兵的围剿下战果始终不大,难以打开局面,但自从转战伊拉克后,就开始一路攻城略地,势如破竹,大有席卷中东、称霸海湾,进军北非,将整个阿拉伯世界纳入囊中,建立政教合一的哈里发国家之势。

  随着美国有限的资源被源源不断的投入这两场绵延不绝的战争,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变得日益捉襟见肘,大量军队被不断抽向中东,美国再也没有能力在周边给中国不断制造麻烦,最后鹰派出身的小布什竟然带着老父一起出席了北京奥运会,其治下反而成为了中美关系最好的时期。没了美国人找麻烦,中国经济才获得了十年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得以安安心心和平发展,太太平平闷声发大财,在这十年里中国经济一路高歌猛进,使中国的GDP从2001年的一万多亿美元猛增到2010年的五万多亿美元,一举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所以说,当几十年后我们回顾中国崛起的路程时,我们应该感谢两大功臣:一是本拉登,二就是小布什。

  应当承认,哈佛法学院高材生出身的奥巴马,比起那个只喜欢读画多字少的书的德州乡下牛仔小布什,还是要聪明睿智的多的,更何况他还有那个老谋深算的希拉里的辅佐。他上任之初,就敏锐的意识到:因为美国的精力被过多的牵制在了中东,这极大地影响了美国在亚太围堵中国的战略,而随着中国实力的迅猛发展,早晚会有跟美国争雄问鼎世界老大的那一天。所以上任伊始,他就迫不及待的推出了重返亚太的战略,一方面在中国周边煽风点火,四处挑衅,先是在钓鱼岛问题上偏袒日本,继而又在南海问题上给越南、菲律宾等小国打气,千方百计打乱中国和平发展的战略,处心积虑延缓中国崛起、超越美国的脚步。一时间中国周边可谓是烽烟四起,麻烦不断。

  另一方面则急于从伊拉克阿富汗两个战争泥潭脱身,先是从伊拉克撤军,将维护治安的责任交给当地政府,继而又在阿富汗增兵,力争在撤军前尽可能的重创塔利班,以使美国人能尽可能体面地撤军。美国佬甚至不惜对卡尔扎伊政权同塔利班之间的暗中勾勾搭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显然,只要能让美国人保存颜面,给他们一个能以凯旋之姿从阿富汗撤军的台阶,他们甚至可以不惜失掉里子,让与其对抗多年的塔利班这个死敌作为合法政治势力进入阿富汗政府。但是塔利班显然不想让自己的老对手如愿,他们已经与美军缠斗了14年,即使是在最危急的时刻他们都没有向敌人屈服,而今胜利在望,眼瞅着异教徒就要离开阿富汗,他们即将作为战胜世界上最强大帝国的英雄而载入史册,为阿富汗这个曾经战胜过大英帝国与苏联帝国的帝国坟场再添一抹荣光,这将为他们在整个伊斯兰世界赢得巨大的声望,让他们在巴塔、伊斯兰国等后辈不断涌现的伊斯兰极端势力阵营中挽回几丝颜面,赢得一席之地。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塔利班又怎么会为美国人抛出的那些许蝇头小利而动心呢?相反,它反而竭尽全力加强了对即将撤离的美军的攻击,竭力制造它才是阿富汗战争的最终胜利者的形象。

  虽然一路磕磕绊绊,美国扶植的伊拉克政府在美军撤离后立刻宛如失去主心骨般变得手足无措,先是面对基地分子的进攻手忙脚乱,毫无还手之力,继而更在伊斯兰国的迅猛攻击下一溃千里,一败涂地,只能在美军顾问的支持下勉力支撑;而阿富汗政府甚至在美军尚未撤出的情况下就频频爆出跟塔利班暗中接触的传闻。像美军撤出之后的南越一样迅速沦陷的阴影始终笼罩在这两个美国人扶植上台的傀儡政权的头上。但这一切显然并未阻止美军从这两个战争泥潭中撤出的坚定决心。

  眼瞅着伊拉克的局势终于开始逐渐平息,却不料阿拉伯之春的狂飙却又突然彻底打断了整个中东地区的原有秩序。这又是美国推行的大中东民主计划结下的恶果,当初美国鼓动巴勒斯坦人实行民主,结果没曾想加沙老百姓一人一票选掉了温和的法塔赫,而选出激进的哈马斯取而代之,结果这个结果无论是美国还是以色列都不能接受,只好对哈马斯实行封锁,将整个加沙变成了一个大号集中营。而今美国佬还不吸取教训,又想要把整个中东变成一个大号的加沙。穆巴拉克、卡扎菲、萨利赫这些独裁者先后倒台,只剩下叙利亚的阿萨德还在拼死苦撑。只可惜阿拉伯之春所过之处,并没有一个地方变得比之前更为繁荣兴旺了,相反却个个陷入了混乱与内战。取代被推翻世俗独裁者的没一个是西方盼望的穿西装喝可乐的自由派精英,而无一不是穿长袍留大胡子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埃及的穆巴拉克被装进笼子,穆兄会的穆尔西凭借一人一票上台,经过一番瞎折腾之后又被另一个军人独裁者塞西关进了监狱;利比亚的卡扎菲被人家爆菊,然后利比亚就陷入了一帮伊斯兰极端分子和地方军阀之间的混战状态,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北非分支的战旗先后在利比亚上空升起;也门的萨利赫被推翻后,立马陷入了教派内战,先是什叶派的胡塞武装攻陷首都萨那,接着基地组织又趁机渗入,伊斯兰极端武装的黑色战旗再一次在亚丁上空升起;最后则是持续时间最长,也最为残酷的叙利亚内战,叙利亚政府军、支持它的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什叶派盟友,反政府的自由军和伊斯兰国,背后支持它们的土耳其和沙特,以及趁机坐大的库尔德人和土库曼人,而今再加上亲自上阵援助什叶派各国的俄罗斯与沙特土耳其背后的美国,各种政治势力犬牙交错,可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不过在这迷宫般的一片乱局之中,至少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奥巴马没有像他的前任小布什那样被激情冲昏了头脑,即使是在汹涌而来的阿拉伯之春浪潮面前,他也始终保持了清醒与理智,没有贸然卷入其中。阿拉伯之春的突然爆发,固然跟西方社会的长期煽动有很大关系,但是应该承认,这主要是其前任小布什贸然推动的所谓大中东民主计划酿出的苦酒,以及那些惹祸不嫌事小,但却又没有能力收尾的欧洲傻白左们推波助澜的结果。想想那个整天端着个小板凳伪装个高的萨尔科齐,居然在镜头前得意洋洋的宣称,这是自二战后法兰西头一次同时进行三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和科特迪瓦战争)。这货还真把自个当成小拿破仑了,且不说他前两天还在跟卡扎菲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而今一转眼就把好兄弟往死里整,这变脸的速度也未免太快,而且就高卢小公鸡而今那孱弱的实力不好好在家过安生日子,却偏要满世界的去到处惹祸,这不就是典型的no zuo no die 吗?与其到利比亚去乱扔炸弹,还不如老实待在家里看住自个那个风骚老婆布鲁尼不要到处出轨给自个戴绿帽子好。而今疯狂涌入法兰西的穆斯林难民与刚刚发生的巴黎暴恐袭击,不正是给了这位当年靠镇压巴黎外省青年骚乱而起家的时任内政部长以当头一棒吗?而与之相对比,奥巴马在整个阿拉伯之春中所展现的始终保持隐忍克制的成熟稳重态度,则为美利坚赢得了更为广阔的回旋空间。

  当独裁的穆巴拉克政权风雨飘摇时奥巴马并没有急于表态,既未因他的亲美立场就对他施以援手,也未因他是独裁者就对他落井下石。而是保持了置身事外的超然态度,一直静观其变,直到穆巴拉克最后众叛亲离才顺水推舟放弃了他。所以与其说是美国抛弃了穆巴拉克,不如说是因为穆巴拉克的倒行逆施而自个放弃了自个。穆尔西上台后,美国也对他保持了不冷不热的敬而远之的态度,既不像土耳其与卡塔尔那样过度热情,在局势尚未明朗前就急于跳上前台来为穆兄会站台,也不像沙特那样对其横眉冷对,千方百计与其作对。等到塞西发动政变将穆尔西推翻,美国同样没有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就轻易谴责政变,而是平心静气的与塞西军政府保持了友好关系。奥巴马的这种冷静务实态度,使他在埃及政府如走马灯般轮换的局势中,可以从容应对埃及纷乱的政局。

  在利比亚战争中美国也没有一如既往的承担起挑大梁的重任,而是让英法这两个北约盟国承担主力,美国只担负了在一边帮忙敲敲边鼓的责任。这在北约的历次军事行动中还十分少见。一来英法两国作为靠近利比亚的欧洲国家,由他们来出头顺理成章,二来美国已经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再去搀和利比亚也确实是力有不逮,让多年来一直在美国羽翼下安享太平的北约盟国们出来分担责任,出一份力也理所应当。三来最重要的是,利比亚与伊拉克不同,它与欧洲大陆只有一海之隔,一旦形势搞砸,必将会城门失火殃及到欧盟这些池鱼,奥巴马可不想让这些北约盟国有抱怨美国的借口。这点在今天难民成群结队渡海涌入欧盟的今天,更加显现出小奥的先见之明。

  但奥巴马最值得称道的还是他没有去趟叙利亚这趟浑水。叙利亚内战摆明了就是一场中世纪遗留下来的教派战争,但在某些西方媒体的粉饰下却变成了一场人民起义反对独裁者的捍卫自由的战争。当初叙利亚内战出现了使用生化武器的情况,结果广大西方媒体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就煽风点火,摇唇鼓舌,将责任栽赃给了叙利亚政府(现在看起来这事是伊斯兰国干的可能性更大)。结果一帮美国鹰派也跟着瞎起哄,群情汹汹、群起鼓噪,煽动奥巴马对阿萨德政权下手。迫于压力奥巴马也被迫展现一下姿态,于是才有了那份措辞严厉的要求阿萨德放弃大规模生化武器的最后通牒。当时全世界都以为这又是小布什借核查生化武器之名刁难萨达姆场景的重现,是美国在为再一次出兵中东寻找借口。没曾想出人意料的是阿萨德鉴于萨达姆的前车之鉴乖乖交出了化武,而美国也言而有信没有进一步难为阿萨德。全世界这才恍然大悟,小奥确实是在寻找借口,但不是在为出兵寻找借口,而是在为既不准备出兵,而又要安抚国内鹰派势力的情绪而寻找一个体面的台阶下。原来奥巴马一开始就没打算大动干戈,他心里清楚,在美国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两个战争泥潭的情况下再去趟叙利亚这趟浑水那纯属自个找麻烦。与小布什接手的那个克林顿留下大量财政盈余的丰厚家底不同,奥巴马接手的是一个因为深陷两场战争而耗尽国力,只剩下大量财政赤字的烂摊子,再加上经济危机的肆虐,奥巴马即使想插手中东,也已是有心无力。与其将有限的钞票变成炸弹投到中东那个无底洞,还不如给美国老百姓变成医保等社会福利实在。

  而且哈马斯和穆兄会的前车之鉴也让奥巴马意识到,在中东这片宗教氛围浓厚的土地上,贸然推进民主未必会结出什么好果子吃。世俗化独裁者被推翻后,取代他们的很可能是更加激进的伊斯兰极端分子,而非美国所支持的亲西方精英,这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来说,可不是什么福音。阿拉伯之春突然勃兴,当然不能简单的归结于西方媒体的煽动挑拨,归根到底还是中东原有政治体制下所潜藏的各种社会矛盾日积月累之后的一次总爆发,西方人充其量不过是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推翻一种现存体制容易,能否建立一个更好的体制来替代它可就难了。要是不但不能变得更好,而且还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混乱境地,那还不如暂时维持现状的好。为了制造新闻而唯恐天下不乱的西方媒体可以大放厥词胡说八道,但奥巴马作为守护国家利益的总统却不得不保持审慎,仔细拿捏这个分寸。

  而且最重要的是:美国之忧,不在中东,而在亚太之内也。奥巴马已经公开说:“美利坚绝不做世界第二!”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美国决不能容许中国哪怕以和平崛起的方式取代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来与美国争抢资源。在美国眼中,日渐崛起的中国才是它的心腹大患,而日暮西山的俄罗斯顶多称得上肘腋之患,而中东的那几个小独裁者,充其量也就是肢体之患。所以美国佬显然不愿在中东的那片沙漠里跟沙子石头浪费时间,于是小奥精明的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轻易让阿萨德滑走,显然还是在积蓄力量,随时准备东向来找天朝的晦气。我当初以为凭借叙利亚险峻的山区地势,复杂的宗教环境,再加上叙利亚军队远强于利比亚的军事实力,再加上它与俄罗斯的同盟关系,美国若是卷进这趟浑水,至少能让美军再被叙利亚绊上五年,为中国赢得另一个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可惜奥巴马没有上套!

  眼瞅着大批美军离开中东,美国佬又要把主要精力放到对付中国上来了,然而天佑中华,乌克兰人的莽撞再度打乱了美国佬的如意算盘。乌克兰反对派一意孤行,推翻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不但要加入欧盟,甚至还公然打着纳粹旗帜迫害俄语居民。一次次的挑战俄罗斯的底线。最终逼得北极熊痛下杀手,公然抢走克里米亚,分裂东乌。这又是美国佬的一味煽动纵容结出的恶果。就像基辛格所说的:普京不是一个战争狂人,是西方将他逼到了墙角,为了捍卫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他只有拼死一战。乌克兰的最东端边境距离莫斯科只有六百公里,只有北京到山海关一个来回的距离。如果乌克兰加入欧盟甚至北约,这就等于是将一把匕首顶在了俄罗斯的咽喉上,是自四百年前波兰人趁俄国内乱抢占斯摩棱斯克以来最危险的局面,这是任何一个俄罗斯领导人都不能容忍的局面。为了保障自身安全,俄罗斯只有拼死一搏。

  作为俄欧两大阵营之间的缓冲区,本来库奇马时代乌克兰在东西方之间搞平衡的局面对乌克兰最为有利,但是西方却打破了这种平衡发动颜色革命将尤先科推上了台,但好在尤先科还不算愚蠢,他虽然在一些小的问题上跟俄罗斯龃龉不断,甚至遭到了北极熊的断气惩罚。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不糊涂的,没有试图挑战俄罗斯的底线。而继任的亚努科维奇因为其过于明显的亲俄立场而黯然下台,普京也是平静接受的。这说明,普京并不想趁着乌克兰内乱之机顺理成章的吞并东乌,毕竟在油价下跌,经济提振不利的前提下,吞并一个贫困的东乌并不能算一件幸事。而将近在咫尺的乌克兰变成一个战乱与分裂的国家,也并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与其制造一个对俄罗斯仇恨入骨的西乌,普京更宁愿将亲俄的东乌留在乌克兰内部充当特洛伊木马的作用,一个不一定亲俄但必须保持中立的乌克兰留在东西方俄欧之间充当缓冲区,其实更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俄罗斯的这一实用主义原则其实在历史上已经无数次显现,但是却没有引起乌克兰领导人的注意。当年匈牙利的纳吉实行改革,清洗政府内的斯大林分子,推翻亲苏的拉科西,但是莫斯科并未轻举妄动。可惜纳吉后来走的太远,他不但纵容群众攻击苏联驻军甚至苏联外交人员,更公然宣布退出华约,彻底倒向西方,结果遭致苏联出兵报复,最终匈牙利人民遭到镇压,纳吉自己也被送上了绞刑架。而与此相对,波兰的哥穆尔卡就显得成熟稳重得多,他一方面坚决顶住苏联压力,撤换了亲苏的国防部长苏联波兰双料元帅罗科索夫斯基,另一方面则向赫鲁晓夫表示,波兰会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虽然可能是未必与苏联完全相同的社会主义道路),会坚持与苏联的同盟关系,最终获得了苏联领导人的谅解,赢得了独立自主发展的权利。但是可惜,自恃有西方支持的乌克兰反对派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他们显然更愿意做纳吉与莫斯科彻底撕破脸皮以快意恩仇,而不愿选择一条更为现实可行的渐进式改革之路。他们不但使用街头暴力公然推翻了民选的合法总统亚努科维奇,而且更公然打出纳粹旗帜殴打迫害俄语居民,剥夺他们使用俄语的权利,进一步撕裂了传统上亲俄的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与亲西方的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关系。结果在克里米亚和东乌引发了俄语居民的大规模反弹,最终普京迫于强大的国内压力被迫出兵,吞并克里米亚,肢解东乌。

  乌克兰人自己作死,可却给美国人出了一个难题。当年匈牙利事件时艾森豪威尔曾表态:“无论我们如何同情匈牙利人民,但我们并不能向他们提供超过道义支持的更多帮助。”用基辛格的话说:“匈牙利是苏联的势力范围,这点美国很清楚。”但是而今今非昔比,葬送华约、肢解苏联的美国而今正以历史的终结者自诩,显然不愿意再尊重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更不愿再照顾一点俄罗斯的颜面。尽管每一个精明的美国政治家都看得出:真正能对美国构成威胁的是那每天都在长膘的熊猫而不是那饿的皮包骨头的北极熊。但奈何那熊猫正瞪着萌萌的大眼睛满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在那悠闲地吃着竹叶,北极熊却拼尽最后一点体力在那张牙舞爪的发出有气无力的嘶吼。纵使奥巴马想假装听不见,但美国的鹰派们却不肯答应。千方百计的打击俄罗斯,羞辱俄罗斯正是他们的最爱,而今已经虚弱没牙的北极熊竟然不甘坐以待毙,必须对它进行彻底制裁打击以打掉它的傲气。

  而且纵使小奥能摆平国内的鹰派,但海外盟友们的担心却也是他不得不予以考虑的。当初是因为西方媒体的不断煽风点火才让乌克兰人鼓起了与俄国对抗的勇气,结果没曾想惹火烧身,而今乌克兰被俄罗斯趁机痛打,若是美国老大竟然置之不理,不但会让乌克兰人灰心丧气,而且会让北约盟国兔死狐悲。即使是为了给他们打气,奥巴马也只有硬着头皮顶上。于是乎,美国鹰最终无奈的回望了一眼遥远的东方,只能又强打精神扑向西边,去与俄国熊纠缠去了。

  然而北极熊毕竟已是江河日下,它在国际油价下跌和西方制裁封锁的双重打击下经济日益困难,财政也逐渐捉襟见肘,全靠天朝的背后支撑才能勉强维持。但要让它掀起什么大浪,却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奥巴马看的清楚,眼见乌克兰的局势已经逐渐平息,于是又不顾一切的挥师东进,刚在白宫里跟习主席把酒言欢,转眼就跑到南海来给中国添乱,事先大肆张扬的派军舰进入南海岛礁的12海里,给越南和菲律宾打气,而完全不顾中美关系友好的大局,和在经济危机肆虐与恐怖主义猖獗的双重打击下,分外不安的世界迫切需要中美联手,共度难关的现状。虽说古往今来世界第一与世界第二很少有保持和睦关系的,但小奥的所作所为也未免太心急,太明目张胆了些。

  眼看着中美又要在互相对抗、互相冲突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可没曾想东方不亮西方亮,伊斯兰国在这个关键时刻又出来搅局。虽然伊斯兰国在中东大肆肆虐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但奥巴马对打击伊斯兰国却始终心不在焉,象征性的派两个顾问去给被吓成惊弓之鸟的伊拉克军队壮胆,三心二意的派几架飞机去轰炸两天伊斯兰国应付差事,敷衍国际舆论。显然是不想在这几个阿猫阿狗身上浪费时间,但是这次巴黎暴恐之后,美国可就再难置身事外了。虽然在中东爆炸枪击死两个人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根本就不算是个事,但是这次却是发生在世界文化之都的巴黎,美国老大要是还不出头,如何安抚欧洲盟友们的心?而且就凭伊斯兰国那帮疯子的秉性,我敢肯定巴黎的暴恐绝不会是一个结束,而会是一系列疯狂恐怖袭击的开始,下一波可能会是伦敦、柏林或者马德里,再下一波就可能是纽约和洛杉矶,到那时小奥还能像现在这样从从容容的置身事外吗?而一旦美国陷进去了,那可就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够脱身的了。

  巴黎暴恐之后,奥巴马虽然表态要加强对伊斯兰国的空袭,但却同时表示将不会派出大规模地面部队。显然奥巴马是想像利比亚战争一样仅承担空袭任务以避免陷入大规模伤亡的血腥地面战。但问题是,美国不出地面部队,那又让谁来出头呢?伊斯兰国兵力虽少,但个个都是彪悍善战、杀人如麻的悍匪。可不是卡扎菲手下那些平时连枪都不敢发的窝囊废可比,想靠被他们打的抱头鼠窜的伊拉克叙利亚两国政府军那是保证没戏,而被美国寄予厚望的自由军也是烂泥扶不上墙。法国这次遭到袭击,虽然欧盟成员国们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团结一致,但是自二战结束以后,英法等老牌强国就逐渐放弃了帝国雄心,开始裁减军队,再加上而今全球经济不景气,军费就更加捉襟见肘,英法都被逼到商量要共用一艘航母的地步了。在美国提供了大量后勤与情报支持的情况下,一场并不激烈的利比亚战争仍然打得难以为继,仅仅几十天的轰炸就让多个北约成员国弹药告罄。可以说,离开了美国的支持,欧盟就成了没牙的老虎,靠它们挑大梁去打击伊斯兰国显然并不现实,更何况欧洲人承平日久,那人命是比美国人的更加金贵,让他们承受一千以上的伤亡恐怕都无法接受,让他们陷入中东这个血肉磨坊去承担漫漫无期的游击战的折磨,这显然超出了它们的承受能力。

  欧洲盟友靠不住,就只能指望美国在中东的两大盟友土耳其和沙特了。土耳其坐拥60万大军,是北约中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常规军事力量,其军队人数相当于英法两国的总和,由它出面来打击伊斯兰国那是再恰当不过。但是从土耳其人的一贯表现来看,土耳其人显然对打击伊斯兰国并不上心。土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库尔德工人党一直是土耳其的心腹大患,而如今叙伊两国境内的库尔德人却是打击伊斯兰国的主力军。土耳其对此一直态度暧昧,先是封堵边境拒绝让叙境内的库尔德难民入境,然后又假借打击伊斯兰国之名对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目标进行空袭,摆明了是想借刀杀人,借伊斯兰国之手拔掉库尔德人这个眼中钉,所以伊斯兰国折腾的越久,就对他们越有利。

  而沙特人同样包藏私心,沙特作为激进势力瓦哈比派的发源地,一直被怀疑是背后支持同为瓦哈比派的伊斯兰国的幕后黑手。沙特、巴林等海湾国家虽然在开战之初也追随美国象征性的参与了对伊斯兰国的轰炸,但却一直出工不出力,战果微乎其微,而且在数月前就已停止了对伊斯兰国的轰炸。而今科威特、阿联酋等阿盟十国正在沙特的带领下组成联军全力进攻什叶派的也门胡塞武装,而对伊斯兰国在也门的趁机坐大却置之不理。但是这支用石油美元堆积起来的豪华军队却在武器低劣的胡塞武装面前被打的灰头土脸,兵败如山,让世人彻底看清了这些海湾石油富国外强中干的本质。要靠他们这些花拳绣腿的少爷兵去打击伊斯兰国的那些悍匪显然并不现实。更何况沙特的心中恐怕正巴不得利用伊斯兰国来铲除伊拉克叙利亚这些什叶派对手呢。此前还有人提出沙特出钱,埃及出人的用兵策略。埃及作为阿拉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若肯出兵,当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而今埃及国内内乱未消,穆兄会正蛰伏待机,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要趁机发难,夺回政权。在后顾之忧没有消除的情况下,塞西恐怕也不会贸然出兵。

  如此数来数去,真正能够出动地面部队打击伊斯兰国的恐怕也只有叙利亚最坚定的什叶派盟友伊朗,以及与叙利亚有军事同盟条约的俄罗斯两家了。美国人费劲巴力灭掉了萨达姆,没曾想却让伊朗人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新成立的伊拉克政府与同为什叶派的伊朗建立了紧密关系。伊朗人趁机将势力渗入了伊拉克,与同为什叶派的叙利亚连成一片。自叙利亚战争开打以来,战力强悍的伊朗人实则一直承担了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主力的重任。如今若是在美军的空袭下让以伊朗为盟主的什叶派势力灭掉伊斯兰国,则什叶派将建立从阿富汗的哈扎拉人到黎巴嫩的真主党的广泛什叶派联盟,而其背后则是他们的后台俄罗斯人。让伊朗和叙利亚这两个宿敌趁机坐大,尤其是让北极熊的势力趁机进入中东,这种局面不但是美国人不能答应,就是沙特土耳其等逊尼派中东盟国也绝不会允许。

  如此一来,恐怕到最后仍需美国老大亲自出手,出动地面部队围剿伊斯兰国,才能起到既不让恐怖袭击四处蔓延,又能保住中东势力范围的目的。而如此一来,美国至少又要被陷在中东这个烂泥潭里十年时光,这对于中国来说无疑是又一个宝贵无比的战略机遇期,中国能否抓住机会,和平崛起,趁机赶超美国,也就全都在此一举。

( 责编:Timmy )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